当前位置:首页 > 正文

秀色时代肉食嘉年华 肉畜秀色夜宴游轮 宰杀各种

来源:网络整理2017-10-12 19:15

第四十七章邂逅魏不凡见那个女子竟头也不回,一时有些纳闷。

永嘉·墟里

但他也顾不得去想太多,直接运起自己在秘境中自创的疾风步追了上去,也许是长时间没用,他竟感觉有些生疏了嗖—个闪身,到了那个身影的后面,带起了一阵微风。


魏不凡伸出右手,向她的左肩上拍去。


喂!你怎么不说话呀?。


一边伸出手,一边口中振振有词地道。


这个人太没礼貌了,叫她那么多声,至少也得回一声吧。


可当魏不凡的手就要触摸到那个人的肩膀上时,他竟感觉到丝丝寒气从她的身上散发出来。


虽不及致命,但还是让魏不凡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鸡皮疙瘩都起了一身。


啊欠随即一个喷嚏又从魏不凡的口中打出,而他喷出的唾沫星子竟随风落到了前面那个身影的纤柳般的黑发上。


与此同时,他好像感觉到了一种不好的欲感。


这时只见他的手还停放在空中,不知怎的,竟顷刻间出现了一层薄而晶莹的白色寒霜,冻的魏不凡牙齿直打颤,而且他还感到那种寒气竟渗入到了骨头中,手掌也慢慢地失去了知觉。


魏不凡见此,急忙运起体内的红色灵力,快速地聚到那只被冻住的右手上。


而那些冰冷刺骨的寒气一碰到红色灵力,瞬间就被消融的烟消云散,他的手又缓缓地恢复了知觉。


当他完全感觉到右手的知觉,随之才暗暗地松了一气。


咦一个轻咦声突然从前面那个身影口中传出,魏不凡听到竟感到很悦耳动听,只不过却有些淡淡的寒冷。


紧接着,只见她缓缓地转过了身。


这个时候,魏不凡也终是看到了她的庐山真面目。


在不施粉黛的精致玉脸上,眉如青娥新月般点缀在两双似梦如幻的美眸上,娇小晶莹的琼鼻申喷着淡淡地香盈,玲珑娇巧的红唇上闪着点点地光点,如柳枝般地柔顺黑丝长发很自然地飘浮在空中,约莫已到了破瓜之年。


窈窕曼妙的纤细腰姿静静地婷立在魏不凡的眼前,仿佛这世间就她一个人般,周围的所有都失去了颜色。


而且其玉脸上始终是古井无波,仿佛天塌了都不会让她变色。


魏不凡感觉眼前这个女子就如是上天的宠儿,冰肌玉肤,粉雕玉琢,当真称得上是沉鱼落雁,国色天香。


但唯一美中不足的

[-page-]

第四十七章邂逅魏不凡见那个女子竟头也不回,一时有些纳闷。

最强霸主怎么不更新了

但他也顾不得去想太多,直接运起自己在秘境中自创的疾风步追了上去,也许是长时间没用,他竟感觉有些生疏了嗖—个闪身,到了那个身影的后面,带起了一阵微风。


魏不凡伸出右手,向她的左肩上拍去。


喂!你怎么不说话呀?。


一边伸出手,一边口中振振有词地道。


这个人太没礼貌了,叫她那么多声,至少也得回一声吧。


可当魏不凡的手就要触摸到那个人的肩膀上时,他竟感觉到丝丝寒气从她的身上散发出来。


虽不及致命,但还是让魏不凡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鸡皮疙瘩都起了一身。


啊欠随即一个喷嚏又从魏不凡的口中打出,而他喷出的唾沫星子竟随风落到了前面那个身影的纤柳般的黑发上。


与此同时,他好像感觉到了一种不好的欲感。


这时只见他的手还停放在空中,不知怎的,竟顷刻间出现了一层薄而晶莹的白色寒霜,冻的魏不凡牙齿直打颤,而且他还感到那种寒气竟渗入到了骨头中,手掌也慢慢地失去了知觉。


魏不凡见此,急忙运起体内的红色灵力,快速地聚到那只被冻住的右手上。


而那些冰冷刺骨的寒气一碰到红色灵力,瞬间就被消融的烟消云散,他的手又缓缓地恢复了知觉。


当他完全感觉到右手的知觉,随之才暗暗地松了一气。


咦一个轻咦声突然从前面那个身影口中传出,魏不凡听到竟感到很悦耳动听,只不过却有些淡淡的寒冷。


紧接着,只见她缓缓地转过了身。


这个时候,魏不凡也终是看到了她的庐山真面目。


在不施粉黛的精致玉脸上,眉如青娥新月般点缀在两双似梦如幻的美眸上,娇小晶莹的琼鼻申喷着淡淡地香盈,玲珑娇巧的红唇上闪着点点地光点,如柳枝般地柔顺黑丝长发很自然地飘浮在空中,约莫已到了破瓜之年。


窈窕曼妙的纤细腰姿静静地婷立在魏不凡的眼前,仿佛这世间就她一个人般,周围的所有都失去了颜色。


而且其玉脸上始终是古井无波,仿佛天塌了都不会让她变色。


魏不凡感觉眼前这个女子就如是上天的宠儿,冰肌玉肤,粉雕玉琢,当真称得上是沉鱼落雁,国色天香。


但唯一美中不足的

[-page-]

就是她身上那丝丝的寒气,让人会对她有一种生人勿扰的感觉,会产生距离感,简直就是一个冰仙子。

宰杀美女全部相册

一瞬间,魏不凡又不禁看呆了。


为什么是又呢?因为在上次他第一次见到梦若璃时就是如此的目光。


一时间,二人谁也不说话,气氛渐渐地凝固住了。


呃我怎么失神了?她什么时间离开的,我还没有问她该如何出去呢?这时,只见魏不凡一脸的懊悔苦恼之色,看着眼前空荡荡的石子路,郁闷地喃喃道。


原来,当他渐渐地从失神中回过神来,发现刚才的冰美人已经不见了。


同时心里不由地埋怨自己不争气,看到美女就忘了正事,真是太丢人了。


哎!现在该怎么出去呢?魏不凡摇着头叹气道。


魏公子,你怎么会在这里呀?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从魏不凡背后响起,他没有想直接是扭过了头。


啊,原来是你呀!我不知怎的竟在梦府中迷了方向,麻烦你带我出去好吗?魏不凡一看见是那个给自己令牌的青面小厮,急忙说道,脸上还有些尴尬。


那个青面小厮听到魏不凡的话,先是露出些许奇怪之色,然后说道魏公子,你可以叫我梦青。


第一次到梦府来迷路也属正常,跟着我吧,让我带你出去。


嗯魏不凡脸色微红地点了一下头,轻声地嗯了一声。


梦青,确实是怪配他,青青的脸庞。


梦青见此不再多说,转过身径直往前走去,魏不凡从后面跟上与他并肩而行。


因为梦青和魏不凡年龄相差无二,所以两个人也有相同的话题,一路上也相谈甚欢。


但是魏不凡总感觉后者欲言又止,像是有什么要对自己说,可就是没说出口。


他此时也想不了太多,父母的事情为重,所以也没有对梦青的怪异之处进行追根问底。


好,到了,魏公子我还有事,就先去忙了。


梦青转过身对着身旁的魏不凡说道。


经过不知多少绕弯拐道后,终于是到了梦府的大门。


魏不凡抱了一下拳,感激地说道谢谢了,梦青。


梦青微微地笑了一下,说了声不客气,然后就转身走了。


魏不凡紧接着也转身,缓缓地走出了梦府。

友情链接: 广州二手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