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正文

重生纨绔未婚妻退婚 女总裁的贴身兵王 最强特种

来源:网络整理2017-12-07 13:45

等到苏越和牧沁在人来点吃完晚饭的时候,苏越找了个借口去了一趟厕所。

我的房间有扇任意门

小杰是一个公务员,靠着一张帅气的脸蛋得到了很多妇人的赏识,而小杰也借着这个机会不停的往上爬,这不,今天他又出来应酬了,虽然是个男人,但是为了自己的仕途,卖一次自己的粉嫩的雏菊那又怎么样呢?只是希望他下手的时候轻点把。


小杰酒喝得有点多,脑袋都昏昏沉沉的走进了厕所。


小杰想到今晚自己这个直男就要献出自己的雏菊,怎么想都有些厌恶,尤其是想到那个油腻腻的猪往自己身上蹭,没事捏捏大腿,没事伸进大腿内侧,像是不小心碰到的时候,猛地缩回手那个令人作呕的表情,小杰都有些反胃。


小杰双手撑在洗手台上,看着镜中的自己,通过镜子,似乎是看透了自己的本质一般,小杰在酒精上脑的情况下,所有的妄想都给无限放大了。


为了我的官途,这点牺牲肯定是值得的!小杰的脸上闪烁着对于权力的渴望,就算是献出自己的那朵花,最后迎来的绝对是更高的阶位。


小杰想到这里,仿佛看到了那个位置在向自己招手。


小杰表情变得痴迷了起来,手更是伸了起来,摸着镜子,似乎那个就是他将要坐上的位置。


好毒啊一个很空灵。


很怨念的声音响了起来,小杰的醉意都给惊掉了不少,看向了旁边自己的那些话可不能给别人知道了,这种事情要是给一些人知道了,这就是把柄,别说是他了,就是外面那个胖子,也要吃不了兜着走!而自己的那个位置,做大白日梦吧!想到这,小杰提起胆子,走向里面。


这个厕所是有拐角的,门进去是一面镜子和洗手台,走几步的拐角才是大小便的地方。


为什么要对我这样。


我做错了什么?不就是请别人吃了一顿么?却死在了这里,应酬啊!小杰还没听清楚意思呢。


厕所的一间突然发出了大吼,吓了小杰一跳。


小杰惊吓到了就不敢多呆了。


赶紧离开了厕所。


他刚刚说的是应酬?难道他和我一样?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死了?那个猥琐胖子是上头给我的考验?考验我官位的测试?小杰的脑袋还在浑浑噩噩的,仔细的一想之后,顿时惊出了一身的冷汗,他看出了这场

[-page-]

等到苏越和牧沁在人来点吃完晚饭的时候,苏越找了个借口去了一趟厕所。

凌天战尊最高等级

小杰是一个公务员,靠着一张帅气的脸蛋得到了很多妇人的赏识,而小杰也借着这个机会不停的往上爬,这不,今天他又出来应酬了,虽然是个男人,但是为了自己的仕途,卖一次自己的粉嫩的雏菊那又怎么样呢?只是希望他下手的时候轻点把。


小杰酒喝得有点多,脑袋都昏昏沉沉的走进了厕所。


小杰想到今晚自己这个直男就要献出自己的雏菊,怎么想都有些厌恶,尤其是想到那个油腻腻的猪往自己身上蹭,没事捏捏大腿,没事伸进大腿内侧,像是不小心碰到的时候,猛地缩回手那个令人作呕的表情,小杰都有些反胃。


小杰双手撑在洗手台上,看着镜中的自己,通过镜子,似乎是看透了自己的本质一般,小杰在酒精上脑的情况下,所有的妄想都给无限放大了。


为了我的官途,这点牺牲肯定是值得的!小杰的脸上闪烁着对于权力的渴望,就算是献出自己的那朵花,最后迎来的绝对是更高的阶位。


小杰想到这里,仿佛看到了那个位置在向自己招手。


小杰表情变得痴迷了起来,手更是伸了起来,摸着镜子,似乎那个就是他将要坐上的位置。


好毒啊一个很空灵。


很怨念的声音响了起来,小杰的醉意都给惊掉了不少,看向了旁边自己的那些话可不能给别人知道了,这种事情要是给一些人知道了,这就是把柄,别说是他了,就是外面那个胖子,也要吃不了兜着走!而自己的那个位置,做大白日梦吧!想到这,小杰提起胆子,走向里面。


这个厕所是有拐角的,门进去是一面镜子和洗手台,走几步的拐角才是大小便的地方。


为什么要对我这样。


我做错了什么?不就是请别人吃了一顿么?却死在了这里,应酬啊!小杰还没听清楚意思呢。


厕所的一间突然发出了大吼,吓了小杰一跳。


小杰惊吓到了就不敢多呆了。


赶紧离开了厕所。


他刚刚说的是应酬?难道他和我一样?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死了?那个猥琐胖子是上头给我的考验?考验我官位的测试?小杰的脑袋还在浑浑噩噩的,仔细的一想之后,顿时惊出了一身的冷汗,他看出了这场

[-page-]

测试!这厕所。

最强霸主叶凡第三篇

有有鬼啊!小杰有些迟钝的脑袋马上就清醒了,赶紧走出了厕所。


厕所里。


我的钱啊,都死在这里。


呜呜。


苏越在厕所里,看着手机上银行给苏越的信息,内心就是一阵崩溃。


小沁太狠了啊,虽然我在这为了达到目的的行为就算没有不得不做的心思,但那也算是应酬吧?我理解应该没什么问题。


嗯。


苏越自顾自点了点头,随即,又在厕所里哭喊。


我的钱啊,都没拉,一顿就走了几十万啊,这是在吃饭还是在吃钱啊,没这么玩的吧,要是拿去吃麻辣烫,这都可以吃好多年了。


苏越一把鼻涕一把泪的,都要哭死在厕所了。


牧沁坐在椅子上,满意的擦了擦嘴唇,心情随着肚子的填抱而好了不少,但是让她开心的还是自己吃完的时候,服务员交给苏越账单的时候,苏越的表情,就是以牧沁那冷淡的性格,也忍不住心情一阵愉悦。


苏越沉着脸,一脸严肃的走出了厕所,好想刚刚那个在厕所里不断哭喊的人不是他一样,要不是牧沁有去男厕所门口等了一下,没准就信了这顿饭没有让苏越肉疼呢!但是,牧沁偏偏去了,那么,就是苏越装模作样,牧沁也没去揭穿苏越,而是在内心里乐开了花叫你晚来看她的样子应该不知道我的钱基本没了大半了。


苏越小心且不留痕迹的看了一下牧沁的脸,怎么说都不能把面子落下了,今天在医院都用掉了自己一半的钱,还好剩下的钱够支付账单,要是支付不了,那还得了,肯定是给认为是小白脸了!苏越摸了摸头发小沁,走吧。


回家了。


这种明显占自己便宜的行为,牧沁一眼就看出来了,但是牧沁见自己心情不错,又看着自己吃掉了他那么多的钱。


没有和苏越计较这事,不然绝对要苏越好看。


牧沁轻轻的摸了摸吃撑的肚子,就放了下来。


苏越时刻都在注意着牧沁,看着牧沁的动作,暗道她吃饱了么?苏越想起自己桌子上那二十多个盘子,暗自点了点头,应该吃饱了吧?小爱,苏越不是你的保镖吗?他呢?我有些想念他的手艺啊!雨宫坐在沙发上,似乎是无意的对着给自己泡茶的雨桫爱道。


雨桫爱愣了一下,迟疑着组织了一下语言,开口道。

友情链接: 广州二手车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